下载楼
下载楼 > 三千凤鸣 > 第三十八章血泪何言

《三千凤鸣》离人远行恨相对 第三十八章血泪何言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“雨儿!”

    两声惊呼同时响起,随即便有一股大力传来,将那雪白的剑锋给止住在她脖颈一寸处。

    再往下一寸,萧天雨的脖子便会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她猛地一抬头,抬眼怒视那个阻止自己与家人们团聚的家伙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眉眼修长,双眼惊恐的望向自己,他的嘴唇还同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萧天雨再度用力,企图将剑锋推向自己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可无论她如何发力,这三尺长剑就是在她肩上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她一脸痛苦的看向那个阻止她解脱的人。

    战天痕双手死死地握住那剑锋,萧天雨每用一分力,这无情的剑锋,便会在他掌心更入一寸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他那皙白宽阔的手心便划出一条条血痕。

    鲜血从其中汹涌而下,和雨水混在一块,顿时鲜红一片。

    战天痕却根本没有皱一下眉头,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只在一个人身上停留。

    这个人便是萧天雨。

    萧天雨却没管这些,刚才她想的只是与至亲团聚,根本没想这么多,可眼下见了这战天痕,她的脑子“轰”的一声炸了。

    萧王府中满地的狼藉,那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尸体,还有那具无头尸体,以及眼前这个人的脸,还有那把刺入她父王胸前的刀……

    杀父灭族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,她先前居然视而不见,还险些去死!

    真是可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天雨猛然加力,趁战天痕将剑回拽向自己胸口的时候,她极速挥剑,一个红白相间的剑花舞了过去,趁他还没反应过来,一剑狠狠的插在了他心口处。

    战天痕眼见昔日的爱人毫不留情的一剑插在了自己心口,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雨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该相信你!”

    还未待他把话说完,萧天雨便一脸冷漠的截断他欲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眼前的黑发女子眼神冷漠,额间一片凤羽散发着嗜血的红光,而自己胸口竟锥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妄我曾经如此信任于你,与你无话不谈,我甚至还天真的以为,要将自己嫁入彻王府!“

    “可你呢?你杀了我全族,断了我三弟的头,如今更将犀利刀锋插入我父王的心窝,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毁尸灭迹了?萧王府上上下下几千多号人,被你说杀就杀了,这些人的生死在你尊贵的彻王殿下眼里究竟算个什么东西?草芥吗?背负了这么多条人命,你还有什么脸苟活于世?你怎么还不去死啊?“

    说话间,萧天雨的脸上水珠狂涌,没有人分得清那究竟是水,还是泪。

    可她不用别人分清,实践是最重要的真理。

    掌间的赤霄剑往对面那人心口一推,然后再一转,最后再猛的一抽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战天痕胸口霎时间鲜血狂喷,竟溅了一米多高,好似在雨中开了一朵鲜红艳丽的血花。

    “小姐,殿下他其实是有……“

    “住口!“

    战天痕身形踉跄,往后一倒,只见一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的女子将他一接,好不至于让他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女子面容清秀,长发被雨淋的湿漉漉,黏兮兮的贴在她那略显瘦弱的脸上。

    可不正是先前被九幽一掌掀飞,而后下落不明的月隐吗?

    彻王一手堵着伤口,一手欲要推开扶着他的月隐。

    萧天雨却半眼也没看他,只见她抖了抖剑上的血珠,而后用那一双犹如被寒冰碾碎的眼神斜睨向战天痕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六月份,可这寒风吹来,依旧冻的在场诸人都不禁抖了抖。

    夏天未过,寒风已至,为何这烈渊的冬季都来的如此之早?可是那心上人和他渐行渐远了吗?

    战天痕脸色苍白的靠在月隐身旁,气若游丝地说道:“雨儿,今日之事定有误会,给我一点……“

    “别叫我雨儿!我不是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猛然从自己脖子上扯下一个什么东西,然后狠狠的往地上一摔。

    只听“铛――”的一声,好像是什么东西碎了。

    战天痕一脸的难以置信,本来就面白如纸的他又咳出几口血来。

    春风轻抚大地,柳树刚刚抽芽,大地正是一片欣欣向荣之景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却在赤水河边并肩而立,似是在观望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雨儿。“

    身着一袭赤金锦袍的少年男子嘿嘿一笑,转头望向身旁的那个少女。

    “嗯?“

    与他并肩而立的少女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,黑发蓝眸,虽没长开,却已经算是美女一枚了。

    听得有人在叫她,她扭头望去,只见那满脸笑容的少年男子,趁她转头回望的时候,从怀间摸出一个什么物件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她脑袋上一套。

    萧天雨被吓了一跳,险些一拳挥出去,“你干什么?“

    十四岁的战天痕将那东西挂在这少女的锁骨上,然后向后退了几步,眯起眼睛,端起胳膊细细的欣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才听他低声赞叹了一句,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“

    萧天雨听得一呆,随即低头看向自己的颈间。

    只见那白嫩的肌肤上,上凸的锁骨间,有着一颗小巧的琉璃珠。

    琉璃华美,色泽湛蓝,其上刻着一只九尾凤凰,旁边还饰有点点星辰,着实是美。

    “送我的?“

    她一边伸手轻轻抚摸着那琉璃珠,一边略带惊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战天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眼看快到你生辰了,也没什么东西送你的,就这么一个小物件,先将就一下,就当是本王的聘礼。“

    萧天雨被他这一声“聘礼“吓了一跳,连忙抬起头正视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“

    战天痕瞟了一眼她脖子上挂着的琉璃珠,然后又用余光偷偷打量了一下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待他看出了萧天雨的震惊之后,这才轻笑了下,仰头向天,很是牛光闪闪的打了个哈欠,“本王朝你下聘礼,乃是你天大的福分,这世上能有几人入的了我彻王的眼?还不知足!“

    话罢,又用眼睛狠狠的剜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要是按往常,战天痕敢这么同她说话,那这位“天大的王爷“估计都已经被自己扔出二里地了。

    可这回,萧天雨却没有发火。

    她只是低头将那湛蓝色的琉璃珠细细的抚摸了一遍,随即神色一柔,轻声细语地说道:“一生相守。“

    战天痕神色一振,跨步向前,由外向里将萧天雨的双手包裹在其中,略微有些欣喜的接道:“白首不离。“

    未曾开化的赤水河边,站着的少男少女就此许下一生相守的誓言。

    那时阳光正好,温暖如春,满山的郁金香竞相绽放,香味久久不散,绵延数十里。

    萧天雨双目血红,地上琉璃碎片遍地,可曾记得当初一生相守的誓言。

    岁月轮转,沧海桑田,却又是谁负了谁?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三千凤鸣 下载楼”查找本书最新更新!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http://www.xiazaiwx.com/info/285/285177.html
本书手机阅读地址:http://wap.xiazaiwx.com/wapbook-285177-69716512/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"加入书签"记录本次( 离人远行恨相对 第三十八章血泪何言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三千凤鸣,谢谢您的支持!!